漫谈蒋介石与周易

易经占卜 5vedi3mT 22℃ 0评论

漫谈蒋介石与周易

蒋介石深圳国民党当政期间的党、政、军重要领导人。名中正,原名瑞元,谱名周泰,学名志清。也许看出蒋先生的名号比众多,代表的职位也是有所不同的,可见蒋先生对于名字的思量也是颇具学问。那么蒋介石这一名又有什么讲法呢?为什么会取名为介石?相信这内部大有学问。

蒋先生的名字来源《易经》。咱们翻开《易经》64卦,此中有一卦叫“豫”卦,其卦辞为“利建候行师”即有助于建国封候和行军作战的意思。根据《彖传》“一刚应五柔而志于上行,顺理而活动”。豫卦的六二爻辞:“介于石,不终日,贞吉”。《彖》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这爻辞彖辞的意思是:心志操守,坚如磐石,不终日沉迷于享乐,是最吉利的。原由是因为能居中得正。蒋先生的名字采取这一卦的美好意境,再配上势中最有利的六二爻辞。名叫介石,字中正。

蒋介石喜欢《易经》术数,是人人皆知的,人们往往在一点历史电影片上见到蒋夫人求神问卦的镜头,而蒋更是求神问卦的热情者。他在临终前,曾深有懂得地道出了他一生的处世哲学: “是非审之于己,毁誉任之于人,得失取之于数。”他这句话的大致意思就是:社会上的是是非非,非常复杂万千,全凭自己去慎思辨别,然后依据本身的分析思维断定本身走的路:那些是应当做的事,哪些是不应当做的。经历自身独立思维断定去干了以后,世界上一定有人赞扬,也会有人毁谤讥骂。对此,自己要泰然处之,任人评议。至于职业的成功与挫败,只能在于数(术数,命运,自然法则)。从蒋的这句话,可知,北京《易经》的哲理在他的脑海里是根深蒂固的。大概他败退台湾后,曾遭受过特别多人对他的讥讽,幸而他在《易经》的哲理上,获得解脱,有感而发。据说他对《易经》中的术数是深信不疑的。因此,蒋介石只要在命运中出现坎坷,便回奉化溪口居住,且时常在雪窦寺中落宿,重新沾回福气和祥瑞吉运。也就是如此,蒋介石才能仆而再起。蒋介石毕生下野多次,每次回奉化,后来再起时都比上一次有更高处所,都有这一要素。

从蒋的家族渊源上,也也许找出深圳的《易经》神秘文化的惯例影响。曾是上海风云人物的蒋先生,降生于浙江奉化溪口镇,据说他的故居地理环境很佳,是个宝地:头枕四明山,背靠天台山,脚踏括苍山,脸对东海,手抚象山港。从小处看,雪窦山如龙游至溪口,龙张其口,龙口含珠…

雪窦山里的雪窦寺,带给他不少《易经》文化。据说,他的元配夫人毛福梅比他大四岁,成婚之前,对夫妇的改日前程卜了卦:“梅开有福,鼎和有国,女大四岁,既吉且利“后来,这位毛夫人果然为他生了一个贵子——蒋经国。传说,在蒋先生的一生职业中,《易经》术数给了他不少辅佐,他的侍卫队长宓熙在《本身在蒋介石身旁的时刻》一文中,记述过这样一件事:1926年,北伐军包围南昌城,在离南昌约三十几里的牛行车站,设立总司令部。周围有一小庙,庙里虽然只需几名和尚,但香火颇盛,四周人都相信此庙求签极灵。蒋总司令为了够了一下心情上的干渴,邀参谋长“小诸葛”白崇禧(挂系军阀三巨头之一)一块到小庙去求签。

做过二十余年蒋介石侍卫,职务做到侍卫总队长的宓熙,记得特别晓得。当时是傍晚,宓熙带着几名卫士,走在蒋总司令和白参谋长后面,步进林木飒飒的神庙。众人正预备跨人大雄宝殿,殿门口已走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和尚,乃住持僧。蒋介石整个眼色,宓熙队长令卫士留在大殿阶下,独身一人追随蒋总司令和白参谋长上了大殿台阶。住持僧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改日客让入大殿。据宓熙说这是整个关帝庙,有签可求。蒋介石也不言语,趋势香案,从签简中抽出支付签,也不看,脸带微笑,仍未说话,顺手递给住持老和尚。这位住持僧看了以后,也不说话,又递给蒋介石看。「办公室 风水」办公室的椅子背后有哪些风水讲究!蒋介石看时,竹签上是一首唐代刘禹锡的七绝诗《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蒋介石看了之后,不解何意。住持僧突然问道;“先生是否问战争之事?”蒋介石听他一言说穿本身心境,颇为信服答:“正是请问战争的胜败怎么。”住持僧突然问道:“先生是蒋总司令吗?” 蒋介石张口便答:“正是!”住持僧竟不知何故看出了蒋介石的身份,一脸庄重之色,说:“此诗乃指明这场战争,于您是大吉大利,于敌是在劫难逃。然而,您于吉中有灾,要防剪刀叉蒋介石先是一喜,继而一惊,不由急问:“老师父,不知此诗何解,如何主本身吉敌凶,又吉中有何灾?住持僧详说道:“请施主蒋总司令看首选句为‘山围故国周遭在’,在目前所问,正是如如山一样的北伐军,以铁桶般包围了南昌。第二句是‘潮打空城寂寞回’乃敌军本北洋军阀,而又背靠鄱阳湖和长江,正是城让人占,自己失败而回。于是主您战事定当获胜,敌军定当逃遁。但是,第三句乃‘淮水东边旧时月’,是指敌军并不甘心挫败,仍要反抗,淮水与长江,相交加剪刀,故要防此剪刀叉。第四句则‘夜深还过女墙来’此签应在半夜有灾,要防御切断后路。这最后一句话极度重要,不可漫不经心,切记!牢记!

蒋介石听后,颇觉有理,微微点点头,让身旁的随从副官江志航拿出二百元钱,作为卦金,给了住持僧,转身与白崇禧率卫士和随从回营。一到司令部,就让白崇禧打电话,从预备队伍中调入几个团,速至总司令部周围宿营鉴戒。

蒋介石有了这一打算,仍感觉小神庙中求签和住持僧之训是灵验的,又对宓熙布置,增高卫士队的实力。

不知是老和尚真能未卜先知,还是他早巳知南昌城内的北洋军要偷袭,当天晚上,也就是在蒋介石将一切布置停当之后,半夜十二点钟,困守南昌的北洋军阀孙传芳部将、师长卢香亭,派了二个半团,从地下隧道爬出南昌城,偷袭牛行车站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

因求签和听了小庙住持僧之言后蒋介石作好了部署,蒋介石和白崇禧的两支卫队早巳森严壁垒,坚守防线,强烈备战,顶住来犯之敌。接着,三个增援团包围上来,北洋军被打死千余人、被俘虏千余人、逃走千余人,打了整个南昌城下的好看仗。事先虽有部署,战斗也是极其激烈的,蒋介石卫士大队队长宓熙及其助手副大队长受伤,白崇禧卫士队队长被手榴弹炸死,卫士和鉴戒部队战死百余人。由此可见,如果蒋介石不拉住白崇禧去求签算命,没有住持僧一番话,不作事先打算,一共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将要覆灭了。

白崇禧为了注明小庙求签,当即传讯卢香亭的几个团长,问:“你们是哪支部队?”

团长答:“南昌城内孙传芳部的卢香亭师守军。”

白崇禧问:“大家为什么从地下隧道爬露面?是什么方向?想干什么?” 团长答:“上峰下令,为南昌省城的防备,准备大规模反击,令本人们出击城外,切断贵军后路。”

蒋介石看了审讯记录后,沉吟不语。攻下南昌之后,蒋介石特意恳求军需长俞飞鹏,让他专程开车到牛行车站附近的小庙,送了一笔巨款,用以修缮庙宇。俞飞鹏第一时间未去小庙,不知路径,还亲自找宓熙,叫他派一名第一时间去过小庙的卫士,作为辅导。

可能说,从古至今的成名人士似乎对易学都保佑着崇敬的态度,也将易学的精华应用到自身,应用到生存,使意向与事实相结合,将夙愿寄予国学的魅力之上可见周易文化丛诞生至今早已被人类当做掌管本身命运的解析师了。但愿每一个喜欢与思索周易的人都能发现它的价值,应用它的价值,将内在的魅力散发到特别大,并总是延续下去。

@——————————————————-@

转载请注明:悠悠风水网 » 漫谈蒋介石与周易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